国彩国彩

明式传统家具榫卯技艺“枯木”待“逢春”

2019-02-20 22:04:25 国彩

“众星将听令,万缕星之力,为我守护神之穴,生永恒之辉,照耀我神之魂,创不灭之体。光!”二人同时念道。“怎么,大哥你和张云天有仇?”无名问道。不过这个时候无名也没有时间在去将《鬼魅步》推演下去了,因为宗内大比终于开始了。

下一刻,当无边死域重新归于寂静时,战神与神皇之间的斗争方才拉开序幕。无名纹丝不动,石峰天生神力。虽然仅仅只是后天五重后期,但是手头的力量绝对超过六头比的上一般的后天六重武者,但是却憾不动无名丝毫。

  36岁的陈素珍是云南金平县金水河镇口岸边境小学三年级的教师,毕业于红河州民族师范学校,拥有中专学历。

  读书让陈素珍从世代居住的深山中走了出来。她穿着打扮入时,生活方式和思想观念发生了很大变化。更难得的是,她以一己之力,逐渐改变了整个家族的命运。

▲云南金平县金水河镇口岸边境小学三年级教师陈素珍。岳廷摄

  “我是靠自己一步一步走出来的”

  陈素珍回忆说,以前寨子里的交通非常闭塞,要走三四个小时的山路才能到通公路的地方,“进了寨子里就不想再出来,出来了就不想再进去。”

  小学四年级开始,她要走20多公里山路去南科中心完小读书。所幸的是,当时寨子里还有一个女孩和她一起读书,这让她走在上学的路上感觉不那么孤单。

  陈素珍说,自己儿时的理想是当一名司机,“因为司机可以开着车到处跑,想去哪里都可以。”

  那时候,莽人还不太会种庄稼,有时一年到头只能收获一袋谷子。他们过着以打猎为生的生活,住的是用木头和干草搭建的房子,常常面临没衣穿、没饭吃的困境。

  莽人整体受教育程度很低,家长们不太清楚教育的重要性,也不会去接送孩子上学,更不会过问孩子的学习情况。小孩子们经常逃学旷课,一般小学没读完就辍学回家,等到十三四岁就结婚生子,重复着上一辈人的生活。

  但陈素珍不想这样,她想要离开。“小时候,寨子里经常有领导和工作人员来视察。我觉得他们很潇洒,很威风,但村子里的生活太难熬,于是就想着一定要走出去。”

  “我是靠自己一步一步走出来的。”据陈素珍回忆,在去金水河镇读中学时,她租户背着一大串自家编的箍凳走到镇上去卖,一个卖8元,就靠着这些钱进了学校。那时候,学校每个月会莽人学生发30元补助。

  2000年是陈素珍人生中最关键的一年。那一年她读初三,班里仅剩3名莽人学生。也是那一年,学校取消了每月的补助。但是,“一定要走出去”的信念让她坚持到了初三毕业,参加了毕业考试。

  正是在那一年,一直关注莽人的红河学院的杨六金教授帮她联系了红河州民族师范学校。陈素珍很感激杨教授,“我根本没想过能出来读书,多亏了杨六金教授”。

▲“莽人”教师陈素珍和她的学生们。岳廷摄

  “读书好,可以改变命运”

  靠着知识,陈素珍走出了深山,也改写了家族的命运。

  陈素珍是家里的老大,有六个兄弟姐妹。看重教育的她对弟弟妹妹管得很严,“弟弟妹妹们都是我教出来的,但他们很怕我,不会主动和我联系。”

  在陈素珍的管教下,三弟成了村子的村医,六妹也读完了中专,七弟初中毕业后到深圳打工,还带出去了很多村民。

  陈家也成了莽人村中的富裕户。二弟陈卫感慨道:“大姐(陈素珍)对我们的影响很大。”

▲陈素珍的二弟陈卫。岳廷摄

  现在陈素珍住在金水河镇,她的丈夫也是口岸边境小学的老师,儿子今年9岁。陈素珍说儿子的好奇心很强,一会儿想当兵,一会想当警察。但夫妻俩想让孩子进大城市读大学。为了实现这个规划,陈素珍准备过几年送他去师资更好的蒙自市上学。

  我们问她如果有一天儿子不上学了怎么办,她坚决地说:“不能,我不会让他不上学的!”

  2008年以后,莽人从老寨子搬到了新的安置点,水泥路通到了村子口,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了电视机、电冰箱、摩托车,也都养了鸡和猪,家门口的空地上也种满了青菜。虽然生活条件好了,但莽人的教育观念依然比较落后。

  在撤点并校以后,现在莽人村的小孩都要到20公里外的南科中心完小寄宿读书。但是,每个周末大人们依旧不会去接送孩子,有的家长甚至连孩子跑到外地打工了都不知道。

  陈素珍无奈地说:“莽人不像其他民族那样重视教育,不知道读书的重要性。”时至今日,出去读初中的莽人学生还是寥寥无几。

  只要回村,陈素珍总是免不了和亲戚唠叨几句孩子的教育。陈卫说:“大姐总是跟我们说,要对自己的孩子负责任,要纠正他们的坏习惯,要把他们供成才。”

  由于担心二弟家的小儿子在村里读书会受到不好的影响,陈素珍两年前就把他接到了自己身边读书。她笑着说:“侄子现在的学习很不错,要是继续待在村里,估计难以取得这样的成绩。”

  2017年,陈素珍花10万元买了一辆汽车,回村方便了很多。她偶尔会带着孩子回去看看,她依旧熟悉村子里的生活,但她的思想观念变了。

  她说:“生活不一样了,与村子里的同龄人不是很谈得来。”毕竟,像她这样尝到读书甜头的人,在莽人群体中依然不多。

  但好在随着国家和社会对莽人群体的关注,他们也开始接触到外面的世界,越来越多的年轻莽人外出打工。在与现代文明接触后,也开始意识到知识的重要性,开始重视对下一代的培养。(史恩赐)

杨立哀叹一声跌坐在水桶的旁边,仿佛失魂落魄一般,他想这下可全完了,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千辛万苦寻来的药草,却生生断送了血魔叔父送给自己的灵宝。这可是外界难寻的灵宝啊!逐渐的这里就形成了一个非常繁荣的小镇。

  卡梅隆、刘慈欣两大“科幻巨头”北京聚首

  “《三体》迷弟”追问:

  何时能看到电影版

  本报特派记者 陆芳 发自北京

  昨日。北京。钱报记者见证了一场“世纪对谈”DD

  两位大神终于坐到了一起。这对科幻迷来说,不亚于火星撞地球。

  一个是《泰坦尼克号》《阿凡达》的导演,有“卡神”之称的著名科幻片大导詹姆斯?卡梅隆。

  一个是正在火爆上映,票房近39亿、居中国影史第二的科幻片《流浪地球》原著作者、监制,著名科幻作家刘慈欣。

  卡梅隆是来北京为其监制的将于2月22日上映的科幻新片《阿丽塔:战斗天使》做宣传。没想到,聊着聊着,卡梅隆就追问起大刘《三体》电影来,直言“应该拍”,还表示“如果有一天你看到《三体》在美国销量突增,一定是我推荐了。”

  “卡神”说《阿凡达》要拍5部

  《三体》至少该拍6部

  自2009年《阿凡达》后,这位缔造过多次票房神话的卡梅隆几乎从好莱坞消失。十年未见的“卡神”老了许多,65岁的他头发已经全白,眼窝深陷,或许《阿凡达》续集耗费了他巨大的精力和体力。

  不过,“卡神”的精神很好,谈吐依旧幽默风趣。他与大刘的对谈,不约而同都从各自与科幻的渊源讲起。

  刘慈欣说,是阿瑟?克拉克的作品把他引向了科幻的道路,还爆料当年最想学天体物理,但高考分数不够,只能学工科。

  听到“天体物理”,卡梅隆笑着表示,自己挺幸运的:“我大学学的是物理,也学天体学,感兴趣的正好是那些未知的东西,想去寻找自然世界为什么会存在,自然规律是什么。”

  春节期间,卡梅隆也在微博上祝贺了《流浪地球》的成功。隔空打call还不够,这次,是他自己选定刘慈欣为对谈嘉宾。而当大刘问他,如果中国科幻片继续发展下去,你想看到怎样的科幻片?他脱口而出:“拍《三体》!”

  这时,大刘稍稍有些尴尬,毕竟《三体》的电影版权已经售出,但迟迟没拍出来。

  卡梅隆认为《三体》是一部经典的科幻小说,因为“文字能产生这种震撼是最难的,这不像电影,可以靠特效,真的很了不起。”

  大刘只得坦言,以目前的经验和能力,拍《三体》确实有一定的困难。

  卡梅隆追着鼓励:“《三体》系列有100多个故事,有黑暗的部分,也有人性的部分,或是自然和人性的对抗。我觉得科幻电影有很多不同的类型,从荒芜人烟的逃亡到非常黑暗的世界,都有。”而他希望电影《三体》是一个乐观的故事,因为“我是乐观主义者,不见得是一个最终圆满的结局,但我想要在电影里看到乐观的人物或其他。”

  卡梅隆自己看过《三体》三部曲小说,他也感慨道,“《三体》这本书拍成电影,首先量就要6部电影,不然会是打水漂没深度。”这个评价有多高呢?就连卡梅隆自己的“阿凡达”系列,目前也是计划了5部电影。

  他建议刘慈欣,让不同的导演去探索这些故事,“不需要告诉他们怎么做,只要鼓励他们做就好了,想把什么搬上大银幕都无所谓,我们要给他们机会。”

  说完,“卡神”又回归到一个粉丝的角色,就像广大“三体迷”一样,眼巴巴地问大刘,“您接下来想要做什么?”

  刘慈欣谦虚地表示,他有一个“心魔”要克服:“我要用全部的力量去写新的科幻小说,想写一些和以前不太一样的科幻作品。我要尽最大努力不去想会不会变成电影,这个恶魔式的念头老是缠着我,很难摆脱。但我还是试着摆脱,不然会(对创作)带来限制。”

  两位大神的共识

  好的科幻电影更适合原创

  在聊到中国科幻电影的未来时,卡梅隆表达了乐观的态度,认为中国科幻片将迎来大发展。“视觉效果在中国发展起来了,已经达到一定的高度,也可以和全球其他一些视觉特效公司相媲美。这意味着中国在这一方面已准备好去迎接科幻大片了。”

  刘慈欣则认为,要产生一个好的科幻电影市场,还必须有优质的原创内容,但现在国内缺少这种优质的原创内容,“不管是优质的科幻小说,还是优质的科幻电影的剧本。”

  而且,两位大神都认为,好的科幻电影更适合原创剧本,而不是改编小说。

  刘慈欣说:“科幻电影本身,尤其高成本的电影更适合原创剧本。但近几年美国好像改编的情况增大了,像《降临》《火星救援》,听说《沙丘》也要开拍。我们国内很缺少科幻编剧,这个亟需解决,但也要花时间去培养他们成长。”

  卡梅隆也举了《沙丘》的例子,“有些小说就是含有人类想象的力量,细节、角色……电影就是无法捕捉到,电影是一种很有限的艺术,时长就那么多,而小说不同。我们喜欢的科幻小说,都有丰富的细节,要拍电影是很难、很漫长的。所以我赞同你,最好的科幻电影都是原创的,而不是改编而来。”

青衣妖皇一脸自傲,无视道“飞天一?”这一次,杨立的脚程愈发地快了,没用两个时辰,他便来到了他心目中的圣地。并且在修炼的过程中,其始终刻意分出一缕神念来关注着周围环境的变化,从而在修炼主体功法的同时,不至于沉迷过深,难以自拔。

[责任编辑:王蓉]